当前位置 :  首页  >  餐饮品牌

淮安两千多亩高价作物遭异常减产官方调查一月后称原因难查

  • 19-10-06
     近日,江苏淮安有市民向澎湃新闻反映,淮安市淮安区2000多亩鸡头米今年8月起打了某种肥料后,不结果实、大量减产。       当地农委部门表示,经调查,无证据显示作物减产与该肥料有直接相关关系,此外,因农户错过最佳投诉时机,农作物减产原因至今难下定论。       农户称鸡头米因“问题肥料”减产  

        鸡头米又名芡实,有“水中人参”美誉,是江苏一些地区农民致富的法宝。鸡头米的市场价每斤在六七十块钱,成色最佳的甚至可达到每斤一百二三十元。       淮安区车桥镇的陈太太告诉记者,去年她家种了九十多亩鸡头米,按照每亩七八十斤的产量,去年她们家的鸡头米为她们带来了40多万元的收入。当然,其中还包括20多万元成本。       鸡头米要分批收割,六月中下旬种植,十月中下旬结束,中间分8至12次采摘。正常的话,每批每亩可收获9到10斤鸡头米,要是鸡头米里面没果仁或果仁过于瘪小,那就得抛弃。往常,这样的状况每亩也就发生在两三株身上。       不过今年,陈太太觉得家里的田“不太对劲”。她对澎湃新闻说,八月份是采摘鸡头米的高峰期,此前她们家已经采过两批,成色都不好,将近一半都没有仁。陈太太觉得可能是今年没下雨,收成差点,也没多想。       然而,到了八月中旬的第三批,还是一样的状况,“长得老大,但里边没籽。”陈太太有点怀疑了。       与此同时,相邻的几个镇村也有几个种植户发现同样的情况。       “最开始以为是高温原因没注意,后来发现怎么有些田是这样(歉收),有些田又长得好好的。”鸡头米种植户杨先生说。在与遭遇相同状况的种植户讨论后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:可能是前段时间施的一种叫“怀牛神宝”的肥料给“害”的。    

      据杨先生介绍,“怀牛神宝”是七八月份在淮安区一家叫鑫农农资店买的,该店经销商推荐说,这东西能膨大增产,区里有部分种植户开始尝试。       喷洒该肥料一个星期后,一些农户们发现,鸡头米的苞蕾虽然膨大,但是掰开里后都是空的,有的苞蕾甚至发烂了。“没用这种药的田都长得很好。”杨先生说,“很明显,这可能就是肥料的问题。”  


打过怀牛神宝的鸡头米已经干瘪了或是烂掉了。  

未打“怀牛神宝”的鸡头米很饱满。       同是车桥镇鸡头米种植户的彭先生则告诉记者,他的田没打过这种肥,也没出现过这种没仁的情况。“我们组二十多户,就四五家有没籽的情况。”       杨先生连同其他几位受灾种植户找到该肥料经销商,讨要说法未果后,他们在9月22日向淮安区农委举报。杨先生称,淮安区农委下属的农业执法大队于9月23日前往涉事经营店取样检测,称大概20天后会有结果出来。       淮安区农委:错过时机,原因难查       经淮安区农委核查,淮安区共有2000多亩鸡头米田出现上述减产情况,30多家种植户因此受灾。       10月26日,澎湃新闻联系到淮安区农委办公室,其负责人谢小军向记者证实,他们的确接到群众的上述投诉,已邀请来自扬州大学的专家去现场调查,调查的结果是鸡头米减产与“怀牛神宝”肥料无相关关系,具体原因尚不清楚。       他进一步解释称,通过检测取样“怀牛神宝”得出的结论是:该肥料缺乏四种应有微量元素,属于“劣质肥料”,但找不到鸡头米减产是由该肥料引起的直接证明,“很有可能也与种植方法、气温、水等有关系。”       谢小军称,淮安区农委暂未将这一结果告知相关种植户,但随后将会公布。       至于为何找不到直接证明,谢小军表示,专家到淮安已经是10月底,那时候鸡头米已基本收割完毕,现场只留下一些枯枝败叶,无法取证。“种植户投诉就已经是9月22日了,如果早点(投诉),我们还有机会取证。”       淮安区农委为何没有在9月下旬及时请专家过来调查?谢小军称,国内搞芡实种植的专家很少,“当时上报到省农委也说找不到专家,有些专家也不愿意来,觉得这事比较难鉴定,后来我们是多方打听才找到扬州大学这位专家。”       “何况就算9月22日将专家请过来,当时也过了鸡头米的开花期了,就没办法做实验鉴定了。只有8月底开花结实的时候是最合适的。”       不过,淮安区车桥镇的种植户杨先生却不同意谢小军的说法。他说,鸡头米开花是一批一批的,不是一次性开,“比如,我家田里现在还有花”。       谢小军表示,他对芡实确实不是很了解,并承诺说,专家会等明年鸡头米种植期再做实验,进行鉴定。       农业执法大队:先协商赔偿       淮安区农委农业执法大队徐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,农委工作组已组织涉事经销商与相关种植户在一起协调,希望经销商给种植户一些补偿。       淮安涉事经销商法人代表朱先生承认: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太坏,他希望与农户赔偿协调、降低影响。不过他同时表示“自己也是受害者”。       朱先生称,今年8月,他通过网络从河北邯郸市为峰肥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为峰肥业”)进了一批“怀牛神宝”肥料,也是首次接触这个产品。进货之前,他上网查到怀牛神宝是农业部登记的水溶肥,准字号2154。       不过,记者在农业部官网上未找到该产品的相关信息。       朱先生说,他多次向为峰肥业的蔡姓业务员咨询,对方说该肥料含有合格的微量元素,有增产的作用。朱先生称,他看“怀牛神宝”上使用作物上写着牛膝、地黄、山药等中药材等,就没怀疑肥料有问题。       淮安区农委对该肥料已经进行了检测,检测结果部分微量元素不达标,但尚不确定是假药。目前,朱先生已经申请复检。       这起事情发生后,朱先生也找到为峰肥业,蔡姓业务员虽承认产品有问题,但一直回避,现在干脆不接电话了。       澎湃新闻联系到为峰肥业法人代表王先生。对方称,去年6月份公司已经不生产“怀牛神宝”了,“因这种药只能用在牛膝、地黄身上,邯郸这两种材料少,所以停产。”至于蔡姓经销商是否从他公司进货,王表示不了解情况,“反正我们已经停产了,有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。”       目前朱先生表示自己压力很大,要一个人承担赔偿农户的损失,“平均每家种植户有三四万元的损失。”       淮安区农委农业执法大队徐先生表示,目前已经让经销商停止销售,因为经销商是从网上进的货,找厂家比较困难。“等补偿协商处理好后,再着手处理其他事宜。”